onkm😍
DC偏C~
有時興起會寫一點文(大慨是幾個月都未必有一篇www)
在這裏的故事只是描述我腦内的某個平行時空,與現實毫無關係

會被人呑嗎(認真臉)

【野神同人】無人生還

Tag:渣文筆注意,ooc,雙向暗戀

——正文開始——

這是一場只有我和你的戰爭。

神谷靠在沾了少許水珠的牆上滑着電話,聽着滴滴答答的雨聲正嘗試使用新開的twitter小號。他並沒有上傳過任何一篇文字或照片,只是隨便關注了幾個親友,正當雙手無意識地打算在搜索欄輸入某後輩的小號名字時,神谷及時阻止了自己。

真是的,我在做甚麽啊……

他為自己的行為抹了一把汗,低頭看着手錶,心裏對時間有個大致的估算,沒有像平常一樣收起電話,反而是在twitter的首頁漫無目的地刷來刷去。

要來了吧。

一個撑着藍色雨傘的人影匆匆從傾盤大雨中逃脱到有着屋簷的商店下,飛快地走到神谷的身邊。神谷放下了手,但是沒有閉掉發着微光的屏幕。

「神谷桑,等了很久吧,遲到了真的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屋簷寬得很,足夠他們兩人並排着走,所以小野趕快朝外地關了傘,免得將水濺到神谷的身上。説來奇怪,小野明明是有舉着傘的,但不知為何身上整件外套都被雨濺得濕透了。神谷一邊在心中感嘆着對方的雨男力是何等強大,一邊扯着後輩胸前的背包的帶子,將人帶到比較乾爽的地方。

「​這樣子大概是吃不成隔壁街的那間餃子店,要直接去碰頭會了,都是小野君的錯。」神谷一臉嫌棄地看着那人。

「説到底是我的雨男力太厲害了,所以神谷桑的晴男力才起不到作用。」

神谷不耐煩地瞪了瞪小野,預想中的對方絲毫沒有内疚感,在接連道了幾次沒有誠意的「​抱歉」後,便開始整理身上的行裝,左手拿着濕淋淋的雨傘,右手用紙巾拍在被水珠濺到的外套上。胸前掛着的背包明顯地限制了他手部的行動範圍,弄得小野的動作笨拙得很。

「我先幫你拿着雨傘吧,給我。​」看到小野手忙腳亂的樣子,神谷無法坐視不理。

只是想快點到碰頭會而已。

小野開口想説些甚麽,但又停住了,在稍稍整理思緒後,他壓低聲線,第無數次拿起小刀慢慢地磨向面前看似密不透風的冰壁:「​神谷桑對我真是温柔呢。」

“那拜托神谷桑了。”原本是想説這句的,不僅是在前後輩安全的範圍内,還不會踏到貓咪的尾巴、惹他炸毛。但是如果只是在神谷許可的限度内留連的話,對方一輩子也不會將自己放上比後輩更高的位置。

「​不,我對誰也一樣的。」神谷的語氣冷淡,不太在意似的,但其實在心中已經亂成一團,狠狠地對腦内幻想出來的小野踢了一腿。

突然用美聲是甚麽一回事啊,靠得這麽近想幹甚麽!别以為這些小技倆能對付到我……

小野將神谷故作鎮定,但耳尖卻紅了一片的模樣盡收眼底,不由自主微微地笑了。

看來今天是我的小勝啊。

神谷不甘心,故意用拿電話的手欲接過對方的雨傘,小野的動作在看到神谷手中的電話時就停了。

「​神谷桑,你的電話忘記收起來了……咦?」

這是twitter的頁面!前輩甚麽時候開的小號? 為甚麽不告訴我,有其他人知道嗎?

原本因佔了上風而有點得意的小野此刻正努力接受現況,平時在神谷面前不多運用的腦袋轉得飛快。神谷看着他呆掉的樣子不由得偷愉竊笑起來。

想贏前輩,你還差很遠。

「大叔不是説過“no twitter, no instagram, no life”​嗎?這是欺騙啊,欺騙!罰你將小號的名字告訴我!」

「大叔也要跟上時代才能明白dear girl們的内心是怎樣想的嘛,這是工作,工、作。」

神谷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看着小野,令後者無法就此作出反駁,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要求道:「那……神谷桑關注我吧,我也能跟上時代喔​,發的内容都超前衛的。」

「是嗎?例如呢?​」

被神谷難以置信地看着,小野不服氣地用上燃堂的聲線説道。

「例如早上的時候都會發“chorisu”​來代替“早安”,這不就是十幾歲的JK會做的嗎?大叔去看看吧!」

「哈?就這樣嗎?​」

不出神谷的意料,小野對“前衛”的定意限於在他們廣播節目裏接觸到的十來歲觀眾來信,再不然就是從身旁親友們的日常中取材。他忍着笑,假裝嚴肅地看了看手機。

「​呐,小野桑,我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前輩一説「小野桑​」就準沒有好事情。小野有些緊張,想着神谷又要出甚麽花招玩他了。

不會又是那個吧……

「​碰頭會快要遲到了,為了讓我們不做白工,我就先走了,小野桑看着辦吧!」

話語到了後半段,小野已經聽不清了,全因神谷正奮力跑開,等他回過神來,對方早已消失在屋簷下的轉角處了,小野在稍微的慌神後才想起要追上,連忙將背包翻到後背戴好,急急忙忙地跟着前輩跑走的路線。

真是的,前輩是小孩子嗎,總愛這樣玩,上次吃餃子也是吃完就丟下我一個結賬……

他心底裏的小脾氣上來了,情緒正低落着,偏偏一陣風此時吹來,雨珠原來的軌道都改變了,小野只覺原先乾了些許的衣物又重新變得濕噠噠地黏上了自己的肩膀,突然的寒意令他打了一個冷顫,他停下來用外套裏緊了自己才繼續前進。

神谷桑早就跑走了吧。

他改變策略,步伐開始緩慢起來。既然追不上,那就不如乾脆遲到幾分鐘了,不僅可以提供多一個梗給廣播,又可以看到那個大叔惡作劇得逞的笑容。想着想着,他心中的天秤再次不爭氣地往那位前輩斜去了。

誰叫我喜歡你呢。

小野低頭經過剛才神谷跑過的轉角位,突然想起前面的路有一段是没有屋簷覆蓋的,而自己的傘卻落在前輩手上了,如此看來淋一段短時間的雨是無法避免了。

正當小野煩腦着要不要用背包蓋在頭上擋雨,他看見了本應跑開的前輩在自己站在的面前。

「​呀。」神谷目無表情地向他打了招呼。

小野一下子愣神,心中又驚又喜,腦裏疑惑着為甚麽對方會停下來,難道是在等他嗎?他幾次試圖將嘴角的弧度壓下去,但未果。他放棄了,大剌剌地對着神谷笑。

被小野緊緊盯住,神谷看似有點難為情又不好叫對方不看他,只好移過視綫,裝作自然地遞過手上的雨傘給小野,清了清嗓子説:「還​你的。」

「神谷桑不玩了嗎?​」小野伸手接過。

「​天雨路滑,我怕跌倒,大叔的腰骨可承受不住。」説着還真的擔心地扶了扶自己的腰。

剛才是誰像一陣風地跑走了啊。

小野微笑不語,看着雨幕半響才開了開口,但最後還是重新閉上,打開手上的傘。

還是不要迫得太過吧……

「​是,是,我們走吧,神谷桑。」

神谷做足了心理準備,小野會借這件來打趣他,沒想到等了一會對方根本不打算深究,心中頓時被僥幸和夾雜少許失落的混合物填滿了。不知為何,他竟然有些不滿的情緒,故意走在小野前頭,不理會叫着等等的後輩。小野無奈地加快腳步,看向神谷的眼神裏是連自己也沒有發覺的寵溺。

這是一場只有他和他的戰爭。

而身在其中的兩人也有預感自己會被對方成功獵殺。

心甘情願的。

---END

【野神】第九十九天

Tag:生腐注意,文筆渣,微虐,保證HE

 

——正文開始——






 

第二十二天。

“等等,神谷桑!”

他轉過頭來,原本目無表情的臉孔帶了些許嫌煩的神色,聲帶振動,發出了一個單調的音節。

“呀。”

“剛剛才工作完,神谷桑就不能普通地回應我嗎?”

小野的語氣有點無奈,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卻不像煩惱的樣子,反而是挺開心的。

不行,可不能只憑著面上的表情去猜這個家伙的想法。

神谷握緊了放在身旁的拳頭,眼神遊离,最終鎖定了小野後方的自動販賣機,大步走了過去。

“小野君不是抖m嗎?我還以為你很喜歡這樣。”

他拿出錢包,將幾個銀幤放進投口,不加思索,手指便壓下了左上角第二個按钮。

“我才不喜歡!……好吧,稍微有一點。”

“看吧,你就是一個抖m。”

“神,神谷桑,一會兒想吃什麽?”

轉移話題的技巧還是這麽糟糕呢。
他蹲下來拿起飲料,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了。

這就跟以前一樣,甚麽也没有改變嘛。

“我們……”

一陣來電鈴聲突然響起,打斷了他的話語。

小野有點慌亂地探向牛仔褲的口袋,拿出震動的電話。神谷站起身時,眼角不經意掃了一眼螢幕上的名字,正要拉開罐環的手頓時僵住在空中。他一邊咬着自己的雙唇,一邊不着痕迹地轉開頭。

“麻里?…想跟我一起吃午餐?這…”

雖然看不到,但神谷知道後輩的視線落到自己的身上了,他連忙揮揮手表示不在意,繼續之前停住的動作,將拉環粗鲁地扯開。

“好哦,你在哪裹?……那我過去吧,再見。”

“麻里醬有空了?”

神谷將罐中的液體灌進嘴裹,混着喉中的苦澀一起咽下。

“她今天的工作提早完成了。那個…對不起,原本説好一起吃……”

“不要緊。”

他打斷了小野的話語,語氣有點焦燥。

“如果大叔我也有女朋友,肯定會毫不猶疑的甩開你的。所以,不用介意!”

神谷在意識到自己的不對勁後,馬上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換上平常耍那人時用的聲線和難得一見的顏藝。

“神谷桑!”

小野向他抗議了幾句後便匆匆地走了,神谷看着那人奔跑的背影不自覺的捏緊手裹的飲料。

哎,我到底在期望甚麽呢。

不用想也知道在小野君心中,女朋友的位置一定高過你吧。

不是奢望甚麽,他只是想跟小野像以前那樣相處而已。
嘛,算了,反正大叔不會因為這些事情而……

“對了,神谷桑!”

那人突然回頭,令他差一點握不住手中的飲料,神谷收起瞬間的驚訝,努力維持着原本目無表情的樣子。

“怎麽了,笨蛋!”

“你今天飲了第三罐Dr.pe了,喝太多對四十一歲大叔的身體不好哦~”

“……是,是。快點走吧,三十八歲的大叔。”

神谷在聽到電梯關門的聲音後,像泄憤一樣將還有重量的罐子丢掉。

如果不是小野提醒他,神谷還未發覺原来手中的是Dr.pe。

其實他不是真的喜歡喝這種飲料,只是已經習慣了。

習慣了每次都是左上角第二個按钮。
習慣了有空就一起吃飯。

習慣了,他。

但是一切也改變了,小野不再注視他了。

只是自己拒絕聽到,看到,感受到,以為堅持着從前一起做的事,就會回到過去。

根本只有他……

還在固執地原地踏步。

神谷在原地深呼吸了一口氣,用雙手拍拍麻木的臉頰,像平常一樣離開了。





第三十七天。
神谷在這一刻終於知道,他還是太高估自己了。

餐館的窗外正下着細雨,旁邊平常屬於小野的位置卻空着,因為那人正坐在他的正前方,和女朋友開心地説着話。

反過來看看他,只能玩psp作為掩飾,令無法加入交談的自己不太尷尬。

嘛,誰會想到提早完成收錄後,打算到餐館和後輩一起吃飯途中,會在街上遇到他的女朋友。

早知道會這樣,一開始就不答應和他吃飯了。

桌子對面,两人説話的音量並不大,但在神谷的耳中卻變得無比刺耳。他真的一點都不想知道後輩和女朋友在聊甚麽。

説竹内剛剛告訴我,待會兒有一個補錄可以嗎?反正小野君也不會注意到我有没有看電話。

他開始在腦中考慮着不同的借口,逃離這個令自己窒息的窘境中。

“神谷桑?”

突然傳來小野的聲音令他措手不及,回應的語氣也不免有點慌張。

“怎、怎麽了?”

“你死掉了哦。”

後輩指了指神谷手上的psp,螢幕上寫着大大的“任務失敗”。

“這都是小野君糟糕氣場的錯!如果你没有向我搭話,大叔就能過關了。”

他下意識像以前吐槽小野,但在説出口後才發現這有點不妥,下一秒就要打到對方身上的手也趕緊縮回桌下。

“是是是,全都是我的錯。對了,神谷桑想吃甚麽?”

那人看起來完全注意不到前輩的動作,拿起放在一旁的餐單翻開。

“不了……哎,麻里醬到哪裹了?”

剛想用藉口推搪吃飯的神谷,突然發現後輩旁邊的位置空了起來。

“她説要去一去廁所。你看這客炸蝦好嗎?”

是因為麻里醬不在,所以才向我搭話嗎?

原本就不多好的心情立刻跌至谷底,神谷將psp收回背包就站了起來。

“剛才竹内桑通知我待會兒有一個補錄,我先走了。你和麻里醬吃得開心點吧,再見。”

小野聽畢頓了頓,看到前輩正要離去的背影才記起提醒他。

“神谷桑工作完記得要吃飯!”

“嗯。”

他一邊以小得可憐的聲音回應,一邊加快腳步走出餐廳。

直至到了街道轉角處的牆壁旁,神谷才發現自己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拳頭握得有多緊,連忙鬆開了它。

細細的雨點落到自己的頭上,他拿出放在背包的傘打開,然後伸手拍一拍沾了水滴的髮。

回頭掃了一眼,他從透明的玻璃窗看到小野拿着餐牌和那個女生討論吃甚麽。

他甩了甩冷得有點麻木的手,掌心仍然殘留了被指甲大力擠壓的疼痛。

嘖,痛死了。

原來,有些事不是他説放下就能放下的。




第五十天。
“麻里醬來等小野君嗎?真恩愛呢。”

他一踏出dgs的收錄室,就看到了原本是在等自己的小野和靠在牆壁的那個女生聊天。

“神谷桑,小野桑一定又給你添麻煩了吧,真是失禮了!”

女生一看見神谷站在面前就立刻道歉,他趕緊揮手表示不需要這樣做。

替那個笨蛋道歉嗎?我以前也經常做呢。

“不,小野君今次總算記得在節目完結前的十分鐘左右按秒表了。”

“神谷桑!麻里!”

小野看起來十分狼狽的表情惹笑了女生,神谷看着後輩被女朋友調笑的樣子,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僵硬。

看來麻里醬看到小野君笨拙地出糗的樣子會被逗得大笑呢。

他揑了揑自己的衣角,努力調整有點失控的情緒。

“神谷桑,一起走嗎?”

女生環着小野的手臂看着神谷,臉上燦爛的笑容令他為自己剛才產生了負面的心理而感到漸愧。

“不了,我還有工作,麻里醬再見。”

嘴角扯起完美的弧度,他微笑着向女生道别。

“還有我呢?神谷桑不要無視我……”

“啊。你是人氣聲優小野大輔嗎?初次見面,我是神谷浩史!想不到今天有幸遇見你……”

他一邊用誇張的語氣和飛快的語速説話,一邊拿出紙和筆作勢要小野的簽名。直到女生笑得彎下腰,才消停了。

哼,感謝前輩吧,我可是幫你逗妹子呢。

他以為後輩大慨又是那個無奈得只能苦笑的表情,卻想不到抬頭就看到小野罕見地沉下臉。

我今次不是説得特別過份呀……是因為女朋友在旁邊而不願意被人像笨蛋一樣耍嗎?

“神谷桑和小野桑的關係真是很好呢!你們相處時都是這個樣子的?”

一旁的她看似没有發現到小野異常的沉默,向神谷搭話。

“其實小野君在平日都是很可靠的,看起來像個蠢材的原因是太不會吵架而已,麻里醬不要誤會哦。”

他一邊以輕鬆的語氣解釋道,一邊悄悄地看後輩的臉。

一臉虛無呢。

神谷在此時完全不清楚小野的心中在想甚麽。那人的臉上没有任何表情,説是不满又有點不對,反而像是思考中的樣子。

看不透。

原來他一點也不了解在自己身邊待了十年的人。

第六十八天。
“呐,神谷桑。”

走在旁邊的後輩突然説話,他呆了呆才記起要接話。

“怎麽了?”

“我們最近好像都没有一起搭計程車回家呢。”

“是呢。”

“我昨天吃到超好吃的拉面,下次在dgs收錄前就帶神谷桑一起去吃!”

“……好哦。”

對話到這裹就斷開了,一陣詭異的沉默環繞在兩人之間。

小野看似還想說甚麽,但嘴巴只是張了張又閉上了。

神谷打算説些東西緩和這個詭異的氣氛,但也是咬一咬牙就放棄了。

我以前是怎樣接他的話?為甚麽可以説出這麽有趣的話題?

明明只是大慨兩個月前的事,但無論神谷怎麽回想都記不起當時和小野相處的感覺。

好難受,想現在立刻就走。

乾燥的手指被風刮得生疼,以前他會盡快塗上一些潤手霜,但今天神谷只是毫不在意地將雙手塞進口袋里,被布料碰到的觸感令他吃痛地皺起了眉頭。

“神谷桑等等。”

小野突然停下,在原地翻找着背包。神谷也跟着放慢腳步,看了看周圍,將站在路中心的後輩拉到路旁。

“你漏了東西在收錄室?”

“不是,我在找這個。”

那人拿出神谷常用的潤手霜在面前晃了晃,擠了很多在自己手心上,將那支輕了不少的東西放回背包後,雙手快速地磨擦了起來。

“你用的這個量也太多了吧,可以讓兩……你在做甚麽?”

小野突然捉着神谷的雙手,用温柔的力度將已經被捂熱的乳霜塗在他手上。

“痛!放手,小野君。”

手掌傳來刺痛的感覺,他想將它們抽回來。但是一用力就被小野更大的力度拉住了。

“就是因為皴裂了,所以才會痛。塗了之後就好了,神谷桑忍一會兒。”

空氣再次回歸靜默,偶然些許水聲響起,他不爭氣地面紅了,一會兒看看地面,一會兒偷掃一眼專心的後輩。

路燈橘黃色的光,打在那人的臉上,形成漂亮的剪影。
不愧是handsome…

神谷意識到自己實在盯得太久了,趕緊低下頭。看不到後,手上温熱的感覺更是明顯,對方的指尖滑過自己的掌心,跟小野緩慢的動作相反,他的心跳越發興奮起來。

“小野君,可以了嗎?”

再不放手,神谷覺得自己的心臟就要從口裹奔出來了。

“好了,神谷桑。”

小野體貼地將他的雙手放回大衣的口袋裹,看着他想了想,還是撫上了對方看似因寒冷而變得通紅的臉頰。

“你、你這個笨蛋又在做甚麽?”

這個舉動比之前的更令他吃驚,神谷退了一步,意圖從小野的手裹掙脱開來。

“臉上也有點皴裂了,再忍忍。”

後輩的手在眼前遊走,帶着暖意的指腹掃過自己的嘴唇。被捧着臉令神谷不得不直視對方,小野的眼神看起來非常温柔,他產生了兩人就要接吻的錯覺。

不行,這個真的不可以。

這個想法令神谷背負了莫大的罪惡感,不只是對小野,尤其是對方的女朋友。

“我自己來就好了,放手吧,小野君。”

“神谷桑的手很冷,我的比較暖,所以就讓……”

“我叫你放手!”

他一下子甩開了對方,小野臉上錯愕的表情令神谷的心狠狠地刺痛了。

對不起,明明你只是想我好而已,但我卻對你有那種異樣的感情。

“你也看看這是哪裹,我們是在街上啊,笨蛋!”

他為了掩飾自己過激的行為,只好隨便扯了一個看上去很不靠譜的借口。

“那就是説在隱閉點的地方就好了?那我們去那邊。”

那人扯着神谷的手袖,就要到公園去。

“我真是服了你。”

他翻了一個白眼,抽出雙手用力揉了揉臉頰。

“這樣就可以了吧。”

“不夠。”

“這樣?”

神谷又揉了揉已經被潤手霜弄得黏黏糊糊的面。

“再來。”

“小野大輔你是在耍我嗎!”

他看到後輩藏不住的笑意,才發現自己被耍了。神谷一下子打上小野的手臂,滿意地看到對方喊痛,狼狽的樣子。

“神谷桑太大力了,看吧,都腫了!”

“這是耍前輩的懲罰。”

他心情大好地往計程車站走,背后的小野慌忙地跟上。

“下星期dgs收錄前的時間,我們約好了哦。”

神谷聽畢呆了呆,過了一會兒才想起小野提起的拉面館。

“又是拉面。小野君真没有新意。”

“神谷桑剛才都没有説拉面没有新意甚麽的……”

“我現在想説,不行嗎?”

“可以,完全没問題。”

兩人再没有交談,同是沉默,卻和不久前那種令人難過的氣氛不同。但是如果你問有哪裏不同了,他們都答不上來。

神谷偷偷地轉過頭,想看看小野臉上的表情。

卻發現原來後輩一直都對着自己笑。

“你是十四松嗎?不想跌倒就看着前面走。”

“筋肉,筋肉,筋肉!……神谷桑?”

“你是誰?我不認識這個人。”

“神谷桑!”

好像有很久很久,他和小野都没有玩得這麽開心了。

看着那人笑得如此燦爛的樣子,他忽然覺得如果是現在的話,説不定能説出口。

不是懷着“對方可能也是暗戀自己”的荒謬念頭,他只是希望可以親自傳達給那人。

那個以前就該大喊出來的句子。

後果甚麽的去死吧,反正他相信雖然那個笨蛋不喜歡自己,也不會四周跟人説。

“那個,小野君,我……”

他自認為已經説得很大聲了,但旁邊那人仍然在大笑令神谷知道自己的音量絕對不是一般的小,因為正常情况下,就算神谷壓低了聲音,小野大多都會聽到。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

“我……”

“很過份!神谷桑不是我的好兄弟嗎?呐,喂,呐…”

小野的話語一下子切斷了神谷累積了很久的勇氣。

“呐,喂,呐……吵死了!”

他只好跟着小野的梗繼續下去。

好兄弟嗎……

腦袋一熱的勁頭過去了,神谷一方面慶幸自己没有因為衝動而説出會破壞兩人關係的話語,一方面卻覺得心裏空蕩蕩的。

所以神谷浩史你真是麻煩死了。

他看着車窗外不斷變化的景物,閉上了眼睛。

一旁的小野只當神谷太疲倦而睡着了,輕輕地拍了拍他,確認前輩真的是熟睡以後,才脱下身上的大衣,蓋上他。

但是那人永遠也不知道。

不知道被他輕拍的人,心跳有多麽快。

不知道被他喚出名字的人,痛恨着自己的懦弱。

不知道那個名為“神谷浩史”的前輩,如此卑微地愛着他。

小野君,為甚麽我不早點告訴你呢?
我喜歡你啊。





第八十四天。

小野大輔知道神谷浩史從那天開始疏遠他。

但他卻找不到理由。

我做錯了甚麽嗎?果然是因為突然碰了神谷桑,令他討厭嗎?

小野抓了抓被自己弄得無比凌亂的頭髪,心想着下午那個髪形師肯定又要抱怨了。

路過一個錄音室,進入耳中的是神谷大聲地在男聲優中説着黃段子。

嘖,那人的壞習慣又來了。為甚麽睡不夠也没有躺下休息一會兒?

從門隙看到神谷大大的黑眼圈,他開始不滿起來。

在他的女朋友面前又是這樣,明明工作完結後累死了,但硬要對着她撑起笑容的舉動令他很不解。

想起那人近來一踏出dgs錄音室就對自己不冷不熱,一路沉默,要他不斷投直球才會理採一下的情況,小野真的感到超挫敗。

右褲袋突然有一陣顫動,把他嚇了一跳,花了少許時間才能順利拿出手機。

“下午能出來一起吃飯嗎?”

是她啊……

自己的女朋友傳來了一封短訊,但他卻没有甚麽興奮的情緒,反而滿腦子都是思考着拒絕的字句。

没辦法,他今天真是太忙了。

“今天下午有工作,不能陪你了,對不起。”

和他良久的思索不同,對方很快就回復了。

“没關係,工作要緊嘛!大輔要加油哦。”
“我會的,麻里也要加油哦,那再見。”

雖然還有一點空餘的時間,但是小野没有延長對話的打算,他將手機放回口袋裏。

回頭掃了一眼,那個前輩已經開始工作了,站在咪前的姿勢很好看。

神谷桑。
小野在心中輕喚着他的名字。

神谷浩史從那天開始疏遠小野大輔。

原本約定好的一起吃拉面,後來也被他以工作為由推掉了。

神谷知道自己很任性。

但是只要和那人獨處,就會令他的思緒像打結的毛綫亂成一團,做出一些自己無法控制的行為。

而這樣的事情,是神谷不能容許的,他會盡全力維持跟小野之間前後輩的關係。

不過,近來他發覺自己可能有點做過頭了。

証據是小野站在錄音室外,也没有跟他打招呼。

如果是以前,那人會做出一些很蠢的舉動來吸引自己注意力,然後才會走的。

雖然即使對方做了,神谷也不會理採他,但一旦那人不做了,心裏又感到不平衡。

明明是自己主動推開那人的,卻希望他會不嫌其煩地靠近,我這個人真是最差勁了。

神谷偷看着停在錄音室門外的小野,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些許懊悔。

那你到底想做甚麽?
我想跟小野君保持適當的距離。
做到了嗎?
做到了。
那為甚麽迷茫了?
我不知道。

神谷陷入了沉思中,直到監督拍拍手説錄音開始了,才翻開了台本。


小野君,如果是你是我,你會怎樣做?


第九十一天。
她拿出電話,點開了和男朋友的短訊。

一路用手指滑,只用了不到四,五秒的時間,頁面就到頂了。

嘆了口氣,她將手中的東西放到旁邊的桌子上。

你一早就知道會這樣,不對嗎?

第一次看見那人,是在居酒屋内。

“你還好嗎?”
這是他和她第一句的話。

當時的她正掩着因喝得過多而隱隱泛痛的肚子。她揮揮手表示不用在意,但那人卻執着地將她從地上拉起。

“你坐的桌子在哪裏?”

這個人的聲音真好聽……

一邊想着,一邊用手指了指大約的方向。坐下後,手中被塞進一杯温水。

“如果你需要幫忙,可以到那裏找我。”

抬頭看到那人指了指位於左方的桌子,她點了點頭。
然後那人就走了。

坐了大約半小時,酒量不錯的她已經酒醒了。她鼓起勇氣,想問那人的聯絡方法。

但是她走在那桌子的不遠處就停下了。

她看到那人的肩上靠着另一個男人。

那人的眼神跟看着她時的不同,比擔心多了一種東西,而她很清楚那是代表甚麽。

不是第一次看見同性戀,她也不怎樣介意,只是想着還是不要打擾他們了。

她離開了。

而在一個星期後,在錄音室碰到那人完全是意料之外。

她是一個新入職的助理。而他是一個聲優。當晚靠着他肩上的人也是一個聲優,是那人的前輩。

經過大約兩星期的觀察,她發覺到他們可能還不是情侶。

她聽到了那個前輩跟他説“小野君還未戀愛的原因是因為愛花嗎?”。

而他一邊苦笑着説“你在説甚麽,神谷桑!”。
她不知道愛花是誰,但能從調笑的語氣知道那並不重要。

雖然這有可能是情侶間打鬧的情趣,但她還是想嘗試一下。

她以工作為由去問了那人的聯絡方法。

然後意外地成功了。

在他將號碼輸入自己的手機時,她扮作輕鬆地問“小野桑不怕戀人吃醋嗎?”。

他笑着説,現在没有交往中的人。

這樣説就是自己還有希望嗎?

她單方面拉近兩人的關係,在短訊中跟他多説話,每次兩人的視綫相交都露出最甜美的笑容。

她在某一次偶然的見面中告白了。

然後意料之中的被拒絕了。

“抱歉。我不能跟你交往。”

“我能知道原因嗎?”

“我現在不打算交往。”

她看着他的眼睛,那人心虛地低了頭。

“不,小野桑。這不是真正的理由。”

“小野桑有喜歡的人。”

他聽畢頓了頓。

“是有一個比較在意的人,但是我想應該算不上喜歡。”

難道説他還未發覺到嗎?

那我……
“小野桑不想讓那人知道自己獨立了嗎?”

對面的人疑惑地看過來。她暗暗給自己打氣。

“給我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你發現自己真的是喜歡那人,無論何時,我們就分手。如果三個月後,你發現只是對那人有點在意,到時再考慮跟不跟我分手。如何?”

他驚訝地看着她,過了很久,頭部才以微小的幅度點了一下。

三個月,我一定能令他喜歡上自己的。
她信心滿滿地想着,同時為自己的狡猾而感到羞愧。

在一個月後,她知道自己真是錯得離譜。
十年對比那一點時間,實在少得太可憐。

他正拿着餐牌跟她説話,但眼睛卻時不時偷看窗外。

看似跟她説話,但心思根本不在這裏。

“神谷桑會不會忙得没有吃飯呢?”

他擔心地説着。

“現在下雨,神谷桑會不會忘了帶傘呢?”

滿滿的神谷桑。

我還是差了點呢。
一些比時間更重要的東西。

好了,下星期就差不多是三個月的限期了。

她已經知道要怎樣做了。

第九十九天。
小野靠在便利店旁邊的牆壁上,滑着手機。

這是他和女朋友第一次的約會。

麻里説要約出來的時候,小野確實驚訝了一番,但很快就答應下來了。

“小野桑!”

女生突然從旁邊跳出來,對着他壞壞地笑。

“麻里,你嚇死我了。”

小野把手機放回口袋,看着女生惡作劇得逞的樣子,也無奈地笑了。

“那我們快點走吧!”

女生環着他的手臂,輕快地前往電影院。

電影的時間很快就過了,題材是幪面超人,有神谷的吹替,小野看得很開心。

“原來麻里喜歡幪面超人啊。”

電影是女生選的,小野事前完全不知道。

“猜不到吧!”

對方笑得很開心。

“總覺得麻里今天跟平常有點不同。”

小野一邊喝着可樂,一邊小聲地説。

“因為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女生突然扑進他的懷裏,小野呆了呆才意識到自己應該回抱她。

“小野桑,你有答案了。我們分手吧。”

他的身體僵住了,過了半會才輕輕地説了一句。

“對不起。”

對一個人是喜歡,還是在意,小野自問還是分得清的。

“不,跟小野桑一起的時間很開心,多謝。”

女生的手放鬆下來,對着他笑。

“對了,你喜歡的那人大慨也喜歡着你哦。”

女生没有等小野的回應,就走入人群中消失了。

女生在想大慨自己對那人的感情不是喜歡,只是依賴而已。

小野看着女生消失的方向,下定決心,掏出了手機。

現在就去找你,神谷桑。




神谷看到了。

他在下班的途中,看見了捧着可樂的某個後輩。

近來的日子真是太難過了,和小野一起的時間很尷尬,他打死也不説話,而那人則在拼命地找話題,到最後誰也不想再開口。

原本想着上前打個招呼,向那人為自己這幾個星期疏遠的行為道歉,重新修好關係。

但當女生的身影進入了視綫,這個念頭立刻消失無踪。
女生抱着了那人。

神谷很想立刻就走,但他的腿卻不受控制,釘在原地。他聽見身後的人因自己擋住路了,而輕輕地“嘖”了一聲。但他仍然動不了。

遠處兩人抱着的樣子看起來很恩愛,神谷在腦中幻想着此時此刻他們在説甚麽甜言蜜語。

他不得不承認自己非常妒忌那個女生。

但又能怪誰呢,是他自己一直不説,才會變成這樣。
而那個女生,她有勇氣,所以現在獲得了甜美的果實。

想説給他聽。

已經太遲了,説了也没有用。

但至少也把自己的心情告訴他,親口地傳達。

這次又是一時的衝動吧?

不只是因為這樣。

他打敗了心中的懦弱,顫抖着走向小野。

現在就去找你,小野君。










“小野君!”
“神谷桑!”













“我……”





——End




以下是話嘮的時間,各位可無視www
元旦已經過去了,但新年快樂還可以用吧~
各位新年快樂!
其實這篇文在幾個月前已經開始寫了,但拖着拖着竟然在新的一年才可以放出來,我真是没有甚麽寫作的天份ww
其實我覺得結尾得有點急了,但是修改後又有點奇怪,最後還是用回原本的結局了ww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我是5q~
在2017年,我也會一直坐在坑底不走的!

[野神]獨白

咳咳,在文开始之前先來个tag

Tag:生腐注意,文筆渣,略ooc,迷之少女风(?)

雷者慎入哦~~

那废话就不多说了,正文开始~



小野一反常態的用认真的眼神看着神谷,令后者感到有点不妙。

现在逃还來得及吗?

预测到之后会发生什么的神谷,在心里认真的想着。

“神谷桑……”

在神谷來不及阻止的时候,小野已经说出來了。

“我喜欢你。”

在这句话被说出來的瞬间,两人都同时的沉入自己的思绪中。

~~~~~~~~~~~~分隔线~~~~~~~~~~~~

当意识过來的时候,我发现你一个无意的舉动就可以令我的心情大起大落;一有空闲的时间,视线就会不自觉的追随你的身影;当你笑起来时,心跳快得好像刚刚跑完馬拉松……

那时,我才发现到原来自己一直都喜欢着你。

到底这份悸动是从何时开始?

我曾经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

可能是drrr开始录制的时候,也许是dgs首次开碰头会的时候,说不定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

嘛,这根本不重要,我只要清楚心里对你的爱慕就夠了。

随着时间过去,这份不应存在的心情不但没有減弱,反而增强了。

现在看见你和異性说话,甚至只是和同性有亲密的行动,我就会莫名地觉得很不爽,会千方百计奪回你的注意力。聽说眼神还会变得很可怕,这个我不肯定,是润突然在我盯着你和自由君时,问我:“D,你的眼神好可怕,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如果你知道,肯定会说我惡心吧,畢竟连我都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喜欢,不,爱上的人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一个跟自己没有可能的同性前辈。

好痛苦。每一天都是。

想停止但不断萌生的爱意。

想跟你坦白但又不愿意看到你为难的表情。

有时真的会想,那么辛苦不如放弃了吧。

也许有朝一日,你会找到一個能带給你幸福的人,一個可以无微不至地照顾你,一個不会像我这样只会带麻烦給你的人。

那么我也可以放心去找一个平凡的女人結婚生子,过着一些没有波澜的生活,不需要再担心你会不会吃不飽,穿得暖不暖了。

在你身边以朋友的名義,一直一直陪着你。

但是每次看到你对我展现的笑容,就会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勇气,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跟你一起笑起来了。

当你在event上为了舞台效果而踢了我,下台后会擔心地问有没有哪里受伤了,心中就泛起甜蜜的爱意。

在吃完我为你做的咖哩后,会绕一个大圈誇我的廚藝好,谁知道我的自制力到底有多強才可以忍着没有吻上你因害羞而有点红的脸。

喜欢你,好喜欢你。

我爱你。

试问这样的你,我怎么捨得放弃。

我不懂得你前生是不是天使,亦不知道你下一世会不会成为天使,我只是很清楚在此时此刻,你就是我的天使。

在几週前,你可能是因为solo的排练太累吧,在dgs录音之后睡着了。我只可以坐在你旁边小声地告诉其他人先走,等你醒來。

如果我是你的恋人,我可以背你回家。

如果我们是情侣,我有机会为你分擔烦恼。

很多,很多的如果。

但全部的想法都只是如果。

明明你就在我的面前,但我卻不能为你做任何事。

我明白選擇表白是很自私行为。

你根本不喜欢我吧,神谷桑。

对不起。

但我受夠那种只是默默地站在你身后,什么都幫不上忙的无力感了。

能给我一个机会,守护那个只属于小野大輔的天使吗?

明明我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想告诉你,但当话语到了嘴边,它们全部都变成了简单的三个字

“我爱你”。

我怕第一次表白就用这三个字,会让你觉得我是轻浮的人,所以想来想去都是“我喜欢你”比较好。

对吧,神谷桑?

~~~~~~~~~~~~分隔线~~~~~~~~~~~~

虽然有点失礼,但在dgs开播前,其实他对小野大輔没什么印象。

他是在看到本人后,才想起在蜂蜜與四葉草收录室里那个有点微妙handsome的光头。

之后还被提醒其实第一次的见面是洛克人……

在广播一开始的时候,由于两人算得上初次见面,性格又不是那种自來熟,广播中的对话很生硬。

为了两人可以更有默契,他決定负起前辈的责任,主动向那人踏出第一步。

好吧,其实只是邀请那人一起吃个饭而已,地点还是麥当勞……

那次吃饭做了什么呢?他想着。

他只是记得好像一起玩了MH。

经过时间的推移,两人的交情越來越好,也有了只有他们才懂的梗。

有时那个人还会买東西到他家里煮咖哩,原因只是:神谷桑还未吃饭吧~

那个人不是每个前辈都这样做吧?他一个大叔就已经夠烦了,还要照顾那么多个大叔就太累了。

他曾经这样问过那个人,想不到那个人毫不犹豫的说“不,只有神谷桑一个人哦。”

记得当时自己呆了一呆,就一下子打到后辈的前臂上。

令人可恨的是,那个人被打了不是生气,而是一副豆芽顏的说到“神谷桑害羞了~”

……啧,这个笨蛋。

但令人更可恨的是,对后辈的照顾沉溺其中的自己。

有时他会对此很害怕。

如果有一天后辈厭烦了自己,再不想理会自己……

如果有一天后辈跟别人结婚了,没有餘力照顾这么麻烦的自己……

以前的他不会这样的。

除了家人之外,他从未如此恐惧一个人离开自己。

大部分人都会被他戴上的面具騙到,就算面具不小心戴歪了,他会在被发现前馬上戴回去。但那个人卻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等他愿意亲手除下面具。

后辈不像其他人,那个人不断入侵自己的生活,踏过自己的界线,就算他说了很过份的话,做了很任性的事都一样。

十年來不曾间断。

不知道何时开始,只要那个人不在自己身边,就会感到失落;一个人吃拉面,就会覺得寂寞;晚饭吃不到那个人的咖哩就会一整天都觉得欠了什么重要的東西。

就是因为你什么都迁就我,所以將我给宠坏了。

现在的我已经不能离开你了。

小野君,你真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分隔线~~~~~~~~~~~~~~

神谷突然叹了口气。

等了一会儿的小野聽到前辈的叹气声,觉得自己应该没戲了。

当小野忍下心中的痛苦,準備站起来笑着说自己只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伸出的手被有点冷涼的手握着了。

“小野君,你是不是还有点话应该说?”

小野猛地直起腰,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神谷。

“神、神谷桑!”

小野的样子逗笑神谷了,但他努力忍着笑,用正经的语气说话。

“快点说你该说的话。”

“唔,那、那个,请你跟我交往!”

“小野君,在表白的时候吃螺丝可没有女生要的哦~不、不过我是个大叔所以不介意,看在小野君那么可怜的份上,我……”

神谷害羞得说话也爆了语速,在最后几个字停了下來,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小得令人聽不到的声音说……

“答应了。”

小野上前用力將前辈擁入懷里,而神谷只是表示表示的轻轻推了几下就由着他了。

“神谷桑,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着你了……”

神谷將头埋在后辈的颈项,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已经红起来了。

“我知道。”

神谷聽到自己有点闷闷的声音回答。

媽呀,你做得那么明显都看不出的话,那大叔的眼睛就是时候看医生了。

“……”

“……”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了,站在原地沉默的擁在一起。

“说起来,刚才神谷桑自己也吃螺丝了……”

小野好像想到什么的,突然说话。

“什么呀?不可以吗!”

神谷一下子的打到他的上臂。

“不,当然可以!”

小野有点吃痛的皺起眉头,卻像傻子一样抱紧神谷不放。

感觉到小野的动作,神谷也轻轻的將自己的手环上了对方。

……我也喜欢你,小野君。

Fin~





好,以下是我话癆的时间,各位亲看不看请便,畢竟只是个人一些小小的感想。

我想大家都看得出整篇文的重心不在告白的那个部分,
而是两人心声的部分。其实这文的目的正是描写我自己心中的野神。

我认为每件事情的发生都会有一个契机。舉个例子说,神谷和小野会相遇相知的契机是dgs。

我相信现在仍然喜欢他们的亲,心中都不是这样想“在现实中两人一定要成为情侶才是he”。

事实上,两人得到了dgs这个契机,有机会在接下來的人生里陪伴对方,就很难得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写上面的那些话,如果看完的亲觉得浪费了人生的一分钟,那真是抱歉了😖

最后,如果我心中的两人與你心中的有点相似,我会很开心的😄

[野神]表白

初次见面~最近才开始玩lofter,大家可以叫我小伍/小q/5q都可以~(好吧,其实怎么叫都没问题)

这文之前在野神吧里已经发过一次了,不过我想大家应该都没有看过的~

來个tag:生腐注意,文笔渣,略ooc,迷之少女风(?)

雷者慎入~~

不过,说真的一开始连怎样发文都不知道!绿色那个按钮原来是要长按的……

咳咳,那就不说太多废话了,开始吧~




他在那個人对面的位子坐下,视线紧张的遊离,但就是对不上正前方的那双眼。

喂喂喂,你不是在這里退缩吧?這次机会放弃了,懦弱的你就绝对不会再有下次的勇气了!

难得第一次鼓起了勇气邀请那個笨蛋一起吃晚饭……

难得第一次鼓起勇气將自己的心情告诉那个笨蛋……

“那個,我有話要……”

“我想跟你説……”

两人瞬间意识到自己跟对方搶話了,話語的声音漸漸收小,尷尬的气氛令他们都説不出話。

“你先説吧……”

他連忙將话题丢給对面的人。

平常他们不会有搶话的情况出现,因为那人通常都会让他先说,刚才真怪呢……

“神谷桑,我……唔…那个、其实……”

“先喝一口水吧,baka!”

他看着对面的人拿起台上的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应该都是弄不见台本,明天见面会的mc没有信心什么的……

他的嘴角引不住上揚,每次想到这个人无论十年前还是现在都这么依赖自己,心情就会没有缘由的变得輕飄飄的。

什么呀,这种少女般的用词。

他在心中吐槽自己。

“那个,神谷桑,我……”

对面的人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交女朋友了。”

………………

………………哈?

随着话语落在耳边,他的脑袋里被炸成一片空白,对面那人的嘴还在一張一合的,但是他都不知道那是在说什么。

你可以停下來一会儿吗?

他想这样说,但口中一个音節都发不出來。

他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中午时太忙碌而没有吃饭,如果不是,他现在肯定会全部吐出来,因为此刻胃里痛得要命。

如果刚才他先说了,那个温柔的人肯定会不知所措,然后想盡辦法不伤害到自己,婉转地拒绝吧。

那个人一定会很苦恼吧。

一个很敬重的同性前辈向自己表白说什么我喜欢你,无论是任何人,即使那个是小野君,都会感到惡心吧。

幸好刚才没有说出来,他感谢那个两分钟前的自己。

“……她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呢,神谷桑觉得她怎样?”

他终于可以將声音和那个一張一合的嘴融合起来,但聽到的第一句已经是问题了。

糟了,他可不知道之前那个人说了什么。

……应该是关于‘女朋友’吧。

如果是身为前辈和大亲友的‘神谷浩史’,他会怎样回答呢?

他绞尽脑汁地假设,最后只想到在声线上用点演技,装出平常被逗笑的样子,手配合地拍在桌子上,一下又一下……

“还真有可爱的女生要你啊?小野君你可要珍惜人家哦~”

对面的人聽到他这样说,原本脸上忐忑不安的表情立刻变成放心的笑颜。

“我就知道神谷桑会喜欢那孩子了~神谷桑知道吗?奈美她……”

“那真是可爱呢~”

你可以闭嘴吗,小野君。

他在心中祈求着这个话题快点完结。

他怕自己会当着后辈的脸哭出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他已经処在一个精神恍惚的狀態里,只记得自己在不断喝酒,而对面的人都没有阻止他,看起来一脸兴奋的说着关于‘女朋友’的话题。

什么呀,明明平常的那个人肯定会拉着自己说这样对身体不好,说自己的酒量少得可怜,就算搶走酒杯都不会让自己再喝的……

什么呀,这一脸幸福的笑容……

他感到心中的某些東西被摔得四分五裂。

哼,真讽刺。

他神谷浩史人生第一次的单向同性恋,就在对方一点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狠狠地拒绝了。

各懷心思的两人一直在店里坐到打烊的时间,在老板第三次忍无可忍的“请你们盡快离开”下,他们终于捨得搖搖晃晃地站起来,不约而同的从钱包里掏起纸钞來。

“小野君,这顿由前辈我來请吧,当是庆祝你脱离单身。”

他立刻將钱交给老板,不给对面的人反对的机会。

“那……就多谢神谷桑了~”

对面的人將钱包收回包内,低头的姿势令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

时值冬季,当两人步出温暖的居酒屋,混着少许雪花的冷风便馬上朝两人吹來,他下意识拉一拉应该带在頸项上的围巾,卻只摸到了空气。

对哦,忘在录音室了……

啧,今天真是绪事不顺……

站在旁边的那个人见到前辈的动作,馬上就了然的解开自己的围巾,將它绕上前辈的頸项。

“诶?小野君,不需要啦,你自己用吧……”

说着就要除下围巾,但后辈不容拒绝地按住他的手,然后又非常自然地將那只有点涷的手,放在前辈身上大衣的口袋里。

“神谷桑,我一点也不涷哦~给你戴上吧~”

他將头埋在暗红色的围巾里,只留了一对下垂眼盯着比自己高的后辈看。

“你涷不涷关我什么事……”

喂喂喂,有女朋友就不要对我那么好啦。

我……会误会的。

他在心中向那个人抱怨着,放在口袋中的双手不自觉地握成拳头。

“那……我先回家了,奈美还在等我呢。再见了,神谷桑~”

那个人一边小跑着,一边揮手向他道别。

“再见了,小野君……”

还未说出“小心点跑呀baka”,眼前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呀……你真行啊,小野君,已经和那个“奈美”上本壘了。

身为前辈的我,之前可是一点也察觉不了,原來你有妹子了……

他朝家的反方向走,漫无目的地走。

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做。

他不想回家。

自己这副窝囊的样子,连娘桑都会卑视他吧。

他一边走,一边回想起dgs的軌跡,自己和那个人的軌跡。

从互不相熟的两人,到普通的前后辈,然后慢慢的变得有点暧昧,到了现在,他发现了只要將自己喜欢上后辈的因素踢开,就能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改变。

十年的时间太漫长了,令他忘记了两人从开始到现在都只是商业拍档的关系,连DGS诞生的意义都是,美其名是dear girl,其实说破了,它的本質只是通过賣腐去达到宣传的效果而已。

平常笑着说自己可爱,会強行拉着自己一起吃饭,在见面会上那些自以为不经意的对上眼,在广播里做豆芽顏逗笑自己,还有很多很多………其实本意都是賣腐而已。

自己到底憑什么以为只要说出来了,那人就会笑着说“我也喜欢你”?

可能是演戏演得太久了,久得自己都忘记了原来他们两个人只是在演戏。

啊,原来这里就是我的终点。

他停下腳步看着空无一人的公园,在心中这样想。

~~~~~~~~~~~~~~~分隔缐~~~~~~~~~~~~~~~

小野在离开前辈后,没有回家去找那个虛構的“奈美”,而是在街上的長椅坐下,低头看着自己握紧的双手。

呀……失败了……

早知就不要聽福山那胡闹的建议,骗那个人自己交了女朋友,然后看反应什么的,真是最糟糕了……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是因为福山的话语,才抱着嘗试的心态跟前辈说的……

事实上,小野真的以为那个人也同样喜欢他的……

如果是平常的自己,应该会干脆來个直球,向喜欢的人说“我想跟你交往”吧……

但对着那个人,他真的做不到。

成功的话就算了,但如果失败了……

小野不能忍受喜欢的人疏远自己,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嫌惡……

小野大輔不可以失去神谷浩史。                

无论自己以多么卑微的姿态,也一定要待在那人的身边,待在那个孤单的人身边。

正是因为太喜欢了,才不能说出口呀……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喜欢你。

嘛,无论方法如何,他已经知道那个人是怎样想了。

只要这一晚就好了,明天他就会变回那个单纯尊敬着那个人的小野大輔。

所以…………

就在这段时间里,將自己对那人的感情全部,全部,全部……

扼杀掉。

已经決定好的小野,从長椅上站起来,走向回家的車站,其实那里就在刚才和前辈分别的街上。

在那条空无一人街上,因为下着小雪的关系,地上被鋪上一層薄薄的雪。

原本这是不値一提的事,但令他在意的是在雪上那一排快消失的腳印。

小野抬手看了看手表,和那人分别的时间过了十五分钟。

那排腳印的方向和神谷桑回家的路不同呀。

嘛,我在擔心什么,说不定这些腳印根本不是他的,神谷桑怎么可能连回家的路都……

小野突然倒吸一口冷气,跟着腳印的方向跑去。

刚才神谷桑喝了酒!

啧,他不应该让那个人喝酒的!

腳印的痕迹因为小野刚才的猶疑,又淡了不少。

他用生平跑步最快的速度向前方不断跑去,但在大约五分钟后,那些痕迹已经完全看不见了……

不是吧……

在小野的前方有一个分叉口,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路口令他不得不停下思考。

一定、一定有点不同的……快想呀,小野大輔!

他來回掃视两条路,发现左边的路燈比右边的多了三、四个。

小野亳不猶疑的跑進左边的路口,因为在他的回憶中,害怕孤独的那个人同样害怕黑暗。

沿着街道一直跑,有一个小小的公园,他可以肯定前辈在那里面。

此刻的小野完全没有考虑進去的后果,完全没想过可能又会被罵baka,可能会被前辈嘲笑自己白擔心,他只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在里面。

远在公园的入口,小野已经看到一个带着暗红色围巾的人坐在千秋上,背对着他。

虽然知道这样对关系只是同性前后辈的两人而言很不妥,但是小野仍然跑上去一把抱住了那个瘦弱的背影。

“……诶?小野……君?”

虽然被抱住的人背对着小野,但卻可以说出身后的人是他。

无可否认,小野原本在低谷的心情因为这样而直线上升。

“神谷桑,下次我不会喝让你喝得那么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小野不自觉地將头埋在那人的頸窩里,前辈就算带着围巾也有满满柠檬草的味道……

嗯,神谷桑的味道好香……

“……不需要勞烦小野君了。”

“诶、诶?为什么?”

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复,他非常惊讶地抬起头來,想看看前辈的表情,但被那个人躲过了。

“你不是要和可爱的女朋友一起过吗?”

那人一说出口,便觉得自己失言了,这样说得好像……自己在吃醋似的。

“你、你不要胡想了,我的意思是一身大叔臭的前辈不好意思阻碍正要和女朋友上本壘的后辈而已!”

就算他现在看不到前辈的正脸,但脑海已经自动浮现出一张不服气地鼓起双頰,又带着因醉酒而有少许红晕的脸了……

嘿嘿嘿,浩史吃醋的样子好可爱~

…………

这样说,自己还有机会吗!

这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小野大輔!

“神谷桑,对不起……其实交了女朋友什么的是我胡扯的!”

他抱紧了懷中的那个人。

“…………”

那个人的身体瞬间僵硬了,脑中跑过不同念头。

喂喂喂,你什么意思呀……

欺骗暗恋你的前辈很好玩吗?

“我喜欢你,从洛克人的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当初聽见可以和神谷桑一起做广播,真的很开心,想着我终于和喜欢的人有一个交集点了!但录完第一期的广播,我就知道自己和神谷桑差太远了,於是我努力不断接工作,希望可以和你的距离拉近哪怕一点点也好。

每当我为自己一点点的進步而开心的时候,我卻发现神谷桑又走向高一点的地方了……

一直努力,一直努力,但我都没有能力站在你的身边!

不过没关系,多辛苦都没关系。

因为我喜欢的神谷桑就在前方。

每次神谷桑回头看我一眼,我都会很开心,但是我不是想要这种前后辈的关系!

有一次event的后場,有人拉着神谷桑明示暗示地提醒你賣腐,我都看见了哦。

所以你才会在場上拉我的手,是吧?

我想陪伴孤单的你,不是由孤单的你來保护我。

可能我们一开始的关系是賣腐的商业拍档,但那时我说的、做的一切,都是真心的!”

他不知道原來小野一直都是这么不安的。

当然不是!我也喜欢你!

神谷想这样说,但他没有这样说。

小野又帥又痴情,很多女生喜欢这类型吧。他可以有一个平凡的家庭,有一个漂亮的妻子,也许会有几个兒女,简单不过幸福。

而自己呢?他什么都给不了小野,跟自己在一起只会有无数的麻烦,就算现在喜欢,深入了解自己之後,难保小野会不会后悔。

神谷越发为自己之前未能表白的事,感到慶幸。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语气,不让小野发现到自己的动摇。

“……小野君,你的心情其实不是喜欢吧。你只是演戏演太久了,將崇拜和喜欢混乱了。趁着还年轻,真的去找一个女朋友吧。”

不错,肯定是这样,不然小野君才不会喜欢一个消极的四十一歲大叔,神谷浩史。

“原来在神谷桑眼中,我一直在演戏吗?”

神谷感到身后的温暖放开了自己,他咬牙繼续说。

“难道不是吗?嘛,至少我是……”

“神谷桑可以不喜欢我,但不能否定我的感情!”

还未等他说完,小野就大吼出声了,神谷的身体一颤,眼里充满了泪水。

还差一点点就可以了,神谷浩史。

“那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我对你做的全部都是賣腐!”

不是的,我没有这样想过……

在神谷说完之后,周围都陷入了沉默。

他聽到大树被风吹的声音,自己呼吸的声音,当然包括了小野离开时踏在雪地上的腳步声。

过了良久,神谷向後一看,意料之中的看到只剩下自己的公园。

泪水终于像缺提般掉落在暗红色的围巾。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这不就是自己期望的吗?

那自己为什么哭了?

他发呆的望住白色的地面,看到小野借他的围巾被泪水染湿了,突然手忙脚乱的解下它。

这是小野君的,不可以弄脏的……

但又想起了那些自己对小野说过分的话。

嘛,反正小野君不会再搭理我吧,也不会做豆芽顏哄我笑了,说不定dgs也……

他突然发现没了小野的日常,根本说不上是日常。

他抱住了那条围巾,也不压抑自己了,坐在千秋上哭了起来。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小野君。

神谷很卑视自己,明明这是对小野來说最好的決定,但自己又在后悔,真是軟弱得要命。

踏,踏。

神谷听到了从自己前方傳來了腳步声,但没有抬起头。

嘛,反正是自己幻听吧。

这个时间,哪会有人到公园玩。

“神谷桑,不要再哭了。”

一双温暖的手抚上神谷的脸。

神谷惊讶地抬头,看见小野蹲在地上。

“…………小野君?”

神谷连忙用袖子擦掉自己脸上的水跡,用手挡住小野的眼睛。

“你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小野也没有躲开,任由神谷胡闹。

“是、是,我没有看见神谷桑抱着我的围巾哭~”

“喂!”

神谷大力地踩了小野一脚,没想到他反而回抱了自己。

“神谷桑,你也喜欢我吧。”

没有特别的语气,只是单纯的说出来。

“…………我刚才不是说了不喜欢你吗?”

但神谷没有推开小野。

“我可不相信会在我生病时,特地跑来照顾我的神谷桑会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也不觉得有时和我在公开場合中会故意保持距离的神谷桑是賣腐。”

“……小野君,为什么?”

“神谷桑问什么?”

“我问你怎么回来找我了!”

“不,其实我没有走开,只是躲在旁边的树后而已。而且……”

“我怎么可能丟下神谷桑不管。”

“不,我说如此过份的话,小野君走掉是正常的事!”

“神谷桑故意想气走我吧。”

“…………”

“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坦率点呢?‘我也喜欢你’直接说出來不就好了吗?”

“不是这样的,我差透了,不是你口中那么优秀的人,我是个无聊顶透的四十一歲大叔,当小野君清楚了解我是什么人后,就会对我失望了……”

“我当然不是完全清楚神谷桑的为人,我眼中的你,是一个有点傲娇但是温柔的貓控前辈,只有是工作就会全力以赴,经常连吃饭都忘了,虽然不喜欢唱歌跳舞,但是为了fans们都盡力了。平日休假就只会宅在家里,需要我送東西给你吃,不然就会直接不吃,洗澡睡觉。但对待后辈卻亳不馬虎,会认真回答每个问题……有时对着我会无视,baka什么的,不过都开心的笑了。每一面的神谷桑,我都看着,而这样的你在我的眼中,非常耀眼同时也非常寂寞,我想追上你的脚步,陪伴在你的身边……表白不用现在回答我都可以,等神谷桑对我的信任足够说出‘我也喜欢你’的时候,就一起吧。”

“……小野君是笨蛋!”

“是、是,那一起回家吧,神谷桑。”

“……我没有意见。”

小野牽着神谷的手站起来,某前辈难得没有放开,随后辈自己高兴,但脸卻烧红了一片。

“神谷桑卡哇伊~”

“无路赛,不要说什么卡哇伊!”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亲~我之后应该会写一个番外,说明为什么一开始神谷会打算表白的~